俄军前线失利,引发后院起火,不仅格鲁吉亚要反,哈萨克斯坦也危

9月

俄军前线失利,引发后院起火,不仅格鲁吉亚要反,哈萨克斯坦也危

格鲁吉亚称要组织全民公投,决定是否对俄罗斯开辟“第二战线”。在一些格鲁吉亚人看来,他们完全可以在俄罗斯因冲突而虚弱的时候,趁此机会夺回在08年失去的南奥塞梯。此外,俄罗斯在前线的失利不仅波及到了格鲁吉亚,连中亚地区也将成为新的战略原爆点。

最近一段时间对于俄罗斯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日子。原因很简单,乌克兰筹备了数个月的反攻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实施并取得了远超预期的战绩。


图注:联合早报制作的乌克兰反攻进展

根据乌克兰官方消息,乌军在两周的时间里就重新控制了6000平方公里的土地,进展速度之快远超外界想象。见此场景,周边许多国家都认为,俄罗斯正在俄乌冲突中经历前所未有的战略性失败。

同时,这也让很多国家看见了可乘之机,打算趁着俄罗斯失利的时候实现自己的战略目的,比如说格鲁吉亚与南奥塞梯问题。


图注:俄格战争在的俄罗斯坦克部队

众所周知,格鲁吉亚曾在2008年的俄格战争期间在短短5天时间里就被俄军打到投降停战并失去了该国北部的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地区。自那以后,格鲁吉亚就成为了坚定的反俄国家,一直计划着夺回这两片失去的地区。

对于格鲁吉亚来说,此次俄军在俄乌冲突前线的失利,所带来的战略机会千载难逢。因为这证明了俄军已经没有足够的机动兵力了,格鲁吉亚此时就算发兵夺回南奥塞梯,俄罗斯也无力阻止。


图注: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地区位置

尤其是在俄罗斯为了组织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把驻扎在北高加索地区,同时也是俄格战争中主力部队的58集团军调走后,俄罗斯在整个北高加索地区的总兵力已经降低到了只能维持基本的边防安全的地步了。别说主动进攻了,连被动防御都做不到。

更不用说格鲁吉亚自俄格战争之后就一直在积极地与西方国家进行着深度的国防军事合作。本国军队开始换装西式装备,士兵全部经过欧美训练,整体作战能力相较于08年有了明显增强。


图注:使用标枪导弹的格鲁吉亚士兵

值得一提的是,在俄乌冲突期间,英国与美国更是加大了对格鲁吉亚的武器援助与力度训练,大有将格鲁吉亚打造成“小乌克兰”的意图,用以在战略上牵制俄军。

因此对于机动兵力不足的俄军来说,今天的格鲁吉亚确实不是一个容易应付的对手。如果格鲁吉亚真的决定开辟“第二战线”的话,俄罗斯很可能会战略上吃一个大亏。

当然,比起因为格鲁吉亚发难而在战略上吃亏,俄罗斯可能还有更重要的地方需要关注,那就是中亚……或者说是哈萨克斯坦。因为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之间还有北高加索山脉阻隔,就算丢了南奥塞梯地区,对于俄罗斯的战略安全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图注:哈萨克斯坦毗邻俄罗斯战略腹地

但如果中亚地区,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发生问题,那就有可能动摇俄罗斯的根基。毕竟哈萨克斯坦位于俄罗斯的战略腹地,一旦倒向西方,将直接导致以下结果:

第一,以新西伯利亚、叶卡捷琳堡、车里雅宾斯克等战略城市将直接从后方重要军工基地,变成了“战略前线”。

第二,如果哈萨克斯坦执意倒向西方,则必然会在中亚乃至更大的层面上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届时集安组织乃至整个独联体都将名存实亡。

第三,哈萨克斯坦国土面积大,俄军很难像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一样,用军事力量干涉哈萨克斯坦。也就是说,哈萨克斯坦一旦想和俄罗斯过不去,俄罗斯战略安全所面临的威胁,将会比乌克兰倒向西方产生的战略威胁还要大。

事实上,说起哈萨克斯坦愈发明显的反俄倾向,其实也和俄罗斯自己离不开关系。一来,俄罗斯族占了哈国境内20%的人口。克里米亚危机,俄罗斯承认乌克兰卢顿地区俄族独立的行为间接刺激了哈国境内俄族人的独立倾向,使其成为不稳定因素,也让周边国家打起了警惕。

二来,俄罗斯常年利用强硬手段施压哈萨克斯坦,引发了哈国领导层的不满。尤其是在俄乌冲突后,俄罗斯曾两次关闭里海输油管道,对哈萨克斯坦的能源出口造成了极大的干扰。


图注:哈萨克斯坦的输油管道

然而这种做法虽然压住了一时,但也埋下了矛盾激化的隐患。一旦俄罗斯无法维持足够的威慑力,隐患随时都会变成炸弹,给俄罗斯造成致命伤害。

总的来说,俄罗斯因为俄乌冲突早期取得的众多战绩而建立起来的威慑力,已经因为近期的失利而出现了变弱的倾向,以至于其在几个战略方向上都出现了新的困局。俄罗斯如果不能用前线战绩证明自己仍然是一个强国,那么就算他不想,历史的进程也会推动其他国家做出反应,并将俄罗斯推到它应处的历史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