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失灵了,还是苹果不香了

9月

黄牛失灵了,还是苹果不香了

连日来,黄牛诉苦“苹果14倒贴100元出”引发热议。据媒体报道,有黄牛对记者诉苦,前一天加价1800元收的iPhone 14 Pro Max,第二天只加价600元卖出去了。如今iPhone卖得不好,前几年一部手机赚五六千,现在留过夜就等着亏本。

渴望在iPhone 14身上大赚一笔的黄牛,转眼就遇到了梦醒时分。在iPhone 14屡次登上热搜之前,苹果官方就部分产品推出的折扣活动更是引起业界热议。

iPhone 14系列预售火爆在意料之中,但现货源源不断,不少买家通过官网及各种电商渠道,凭一己之力就能实现iPhone自由,黄牛自然也就没了用武之地。

一年前的金秋,iPhone 13如约而至,也是黄牛党最后的疯狂。苹果产能有限,加上全球供应链的芯片危机,导致了新品一机难求。

在库克执掌苹果的商业周期里,在“没有创新,只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的评价中,他带领苹果公司继续上演神话,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也让世人完成了对于乔布斯时代苹果的祛魅。

在以前的发布会上,乔布斯总是会通过一句“One more thing”来带出新的惊喜。人们对苹果的期待远不止于硬件的进步和屏幕的加大,而是透过一部手机看到无限的想象力。

那些拥趸在这家公司身上期待看到的是未来的模样,从第一代iPhone开始,人们都喜欢用革命性来讨论乔布斯和他的这家公司。

每一次的“One more thing”总能给平淡的现实带来异想天开的变动,仿佛每一次改变都是进化,而革命的浪漫主义将一直持续下去。

而后的许多年,苹果依然是个好手机,商业化大获全胜,产能优化与大数据分析能力加强,黄牛党想要赚差价的时间和空间变窄,没了生意也不奇怪。

除了苹果自身,大环境也是黄牛党“失灵”的重要因素。iPhone走到14,中国消费者的疯狂早已不是当年,而疫情后的高端手机市场更不是当初的模样,经济下行压力传导到消费终端,买买买开始变得理性谨慎。

大环境映射到财报里,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马斯特里则直言,当下正处在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运营环境”之中。在中国市场,苹果身边还有vivo、荣耀、OPPO。

还有一种可能,转战新战场,但苹果能否复制自己却是个疑问。iPhone的成功,是一种重新定义产品的能力,而后快速抢占市场,后发先至。AR、造车,会再现iPhone传奇吗?

即便苹果还是当初的苹果,在这个“物是人非”的故事里,对于购买苹果的人来说,它不再唯一,既不是等不及的苹果,更不会是等不到的苹果。

北京商报评论员 陶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