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美国牵头孤立中国和俄罗斯的图谋失败了

8月

彭博社:美国牵头孤立中国和俄罗斯的图谋失败了

(观察者网讯)”美国牵头的孤立俄罗斯和中国的努力失败了。”美国彭博社8月5日以此为题发文称,在6月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美国及其盟友定下了制裁俄罗斯、遏制中国的基调。但西方官员在四处游说的过程中很快发现,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其实并不愿参与西方的图谋。

报道称,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官员一直在尝试”游说”各国,试图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对俄经济制裁网络。8月2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又窜访台湾地区,这一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不仅让中美关系降至低点,也加剧了地区的紧张局势。

然而,美国政府”孤立中俄”的行动并没有得到太多国家的支持。西方官员惊讶地发现,在占全球经济产出约85%的二十国集团(G20)之中,只有约半数的国家愿意为”孤立中俄”提供帮助,在亚洲、非洲和南美洲,世界大部分地区都不愿意加入其中。

彭博社报道截图

彭博社称,一个极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在俄乌冲突后保持中立的印度,该国不仅保持进口俄罗斯石油,还在积极扩大与俄罗斯的贸易往来。7月1日,印度总理莫迪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双方支持进一步巩固伙伴关系,重点讨论了经济领域互利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类似的立场在G20国家中并不少见。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也始终对俄乌冲突保持中立态度,他在2月27日还曾强调,任何形式的对俄制裁都可能对巴西造成负面影响。2022年巴西大选最有力的竞争者,前总统卢拉同样秉持中立立场,多次强调”制裁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土耳其政府更是多次强调,为了保护本国利益,土方不会参与制裁俄罗斯。一名土耳其官员就对彭博社表示,制裁俄罗斯只会损害土耳其经济利益,能源成本飙升和旅游业遭受的冲击至少会造成350亿美元的损失。

作为G20中唯一的非洲国家,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也将俄乌冲突的原因归结于北约东扩。他在3月17日表示,北约东扩只会加剧局势不稳定,俄乌冲突本可以避免。拉马福萨强调,南非并不赞同俄罗斯的军事行动,但也不会对俄罗斯采取敌对立场。

相比之下,沙特阿拉伯的态度就显得更加强硬。受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等事件影响,沙特与拜登政府的关系一直非常紧张,但同时却通过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盟友组成的”OPEC+”与莫斯科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对于西方国家打压中国的图谋,沙特也并未表现出多少兴趣,而是与中国继续保持友好往来。彭博社提到,沙特王储穆罕默德7月底曾表示,在沙特建造高科技新城”Neom”的项目中,许多中国企业也参与了投资并在当地开展业务。

今年11月,G20将在印度尼西亚举行峰会。作为主办国的印尼同样对美国牵头的”孤立中俄”不感兴趣。报道称,西方国家一直在向印尼施压,要求将俄总统普京排除在G20峰会之外,但印尼总统佐科坚守其”不结盟”立场,仍然向普京发出了邀请函。

中国丝路基金还于6月30日与印尼投资局签署了一项投资框架协议,有意向出资200亿人民币或等值外币,并优先使用人民币,与印尼投资局携手开发联合投资机会。

7月25日,印尼总统佐科访问中国 图自澎湃影像

彭博社称,在拉拢G20成员国”孤立中俄”收效甚微的情况下,美国和西方国家又把目光投向了非洲国家,引发了一场”影响力的竞争”。但他们很快发现,即使是在投资非洲或扩大影响力方面,西方国家也已经落后于中国和俄罗斯。

报道称,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7月访问非洲,强调了俄罗斯对非洲民族解放的支持。他也借这个机会指出,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才是助长全球粮食危机的罪魁祸首。在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非洲国家大多保持中立立场,拒绝”选边站队”。

7月24日,俄外长拉夫罗夫访问埃及,与埃及外长舒凯里会晤 图自澎湃影像

中国更是长期与非洲国家保持着友好的往来。彭博社指出,中国与非洲各国每三年就会举办一次中非合作论坛,”当中非合作论坛的红地毯在北京铺开时,赤道几内亚这样的小国也会享有和尼日利亚这样的区域大国同等的待遇–这在华盛顿是不可想象的。”

为了争夺在非洲的影响力,美国也在进行”外交角力”。报道称,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将在8月7日开启非洲之行,先后出访南非、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卢旺达,此举显然是想要”对冲中俄影响力”。

美国总统拜登也宣称,他欢迎非洲领导人12月前往华盛顿参加一场主题为”建立共同价值观以更好地促进新经济接触”的峰会。拜登声称,除了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和粮食安全问题外,这场峰会还将强调美国对非洲”民主和人权”的承诺。

然而,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全球传播学专家玛利亚·雷普尼科娃(Maria Repnikova)对彭博社表示,美国这种做法其实很难与中俄竞争。她指出,中国以教育和就业为中心,展示了科技进步和减贫成就,这是在务实地使用自身的软实力,比美国口中的所谓”价值观”要更能引起发展中国家的共鸣。

她表示,尽管俄罗斯使用不同的方式来发声,但他们也展示了对发展中国家的倡议,因此俄罗斯在这方面的影响力虽然弱于中国,却也在社交媒体和外交语言的”叙事竞争”上做了不少工作。

雷普尼科娃认为,近来美国和西方国家”孤立中俄”的尝试受挫,意味着当前的”竞争影响力”的举措已经很难撼动其他国家。除非西方能够提供”至关重要的东西”,否则想让各国改变立场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